台江历史网
网站地图 tag关键词
当前位置:台江历史网首页 > 历史秘闻>正文

古文观止卷一

发布时间 2020-03-24 17:56:03 阅读数: 7

卫人所为赋也,

弗纳于邪,

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。曰庄姜。美而无子,又娶于陈,曰厉妫,生孝伯,其娣戴妫。生桓公,庄姜以为己子。公子州吁;嬖人之子也,有宠而好兵!公弗禁,庄姜恶之,石碏谏曰。「臣闻爱子;教之以义方。骄奢淫佚;所自邪也。四者之来。宠禄过也;乃定。

将立州吁,

若犹未也;

降而不憾,

新间旧。

去顺效逆,

阶之为祸,夫宠而不骄,骄而能降,憾而能眕者。且夫贱妨贵,少陵长,远间亲。小加大。淫破义;所谓六逆也;所谓六顺也。所以速。

而速之,

卫国这首诗就是为她所作的。

叫做厉妫。

厉妫生了孝伯,

君人者,将祸是务去。无乃不可乎。」弗听,其子厚与州吁游,白话翻译卫庄公娶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妹为夫人。桓公立;庄姜貌美但没有生孩子。夫人叫做庄姜,庄公又从陈国娶了夫人,孝伯早死,厉妫的妹妹戴妫生桓公;公子州吁是庄公的宠妾所生,庄姜把桓公当做是自己的儿子。受到庄公的宠爱,州吁喜欢。

都是邪恶的根源。

骄恣而能屈抑,

庄公也不禁止,庄姜则讨厌他。石碏谏庄公说:「臣听说爱儿子就要教他走正道:不可让他入邪路,这四者之所以会发生。是宠爱太超过了;如要立州吁;如还不确定,就得赶快确定。过度宠爱将导致祸患,受宠而不骄恣;屈抑而不!

怨恨而能忍受!

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,而且低贱妨害尊贵;年少凌驾年长,新人离间旧人,疏远离间亲近,位低超越位高,淫乱破坏道义,君合义,臣从命;这是所谓的六逆。父慈爱,子孝顺。弟恭敬,兄友爱,这是所谓的。

舍去顺而效法逆,做国君的,将招致祸患;应该将祸患致力消除。如今反而去招致它;这恐怕是不可以的;」庄公不听,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州吁。

卫桓公已即位十五年,

所以本篇史事并非发生在隐公三年,

鲁隐公四年,

而是追叙性质,

但没有用,石碏加以禁止。石碏就告老退休,至桓公即位,鲁隐公三年时,同年九月,州吁弑桓公而自立。

州吁被卫国人所杀,也因依附州吁而遭杀身之祸,石碏之子石厚,这正应验了石碏的预警。如当初卫庄公和石厚都能听石碏的劝告,则上述之悲剧应不至!

关键词:
上一篇: 下一篇:
    类似文章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